懒伊

又懒又挑食

隔阂

      前天傍晚,我妈去他家里跟她妈妈以商量毛衣的织法为由唠家常,我拽着弟弟也跟着去了,然后我一言不发的在他家里看完了一整部《从你的全世界路过》。
      他一副很想搭话的样子,坐在后面的沙发上前倾着身子,小声地跟我谈论着剧情。
     他说“这个小说我看过,就是张嘉佳写的,你知道张嘉佳吗?”
    “荔枝跟茅十八后来好像分了。”
    “导航仪这个剧情我有看到过,看到现在我才发现,好像就这一个剧情是书里有的。”
    “改编改的面目全非,这几乎就是个新的电影了……”
     我对他所说的话提不起一点兴趣,因为我不喜欢张嘉佳,也不喜欢这个电影。
     可是我还是听得很认真,因为我喜欢他。
     从很久以前,到很久以后。

评论

热度(1)